您在此处:首  页 > 走进中企思 > 中企思新闻 > 正文
中企思新闻

于彦忠在北京欢迎魏德义会长到访,探讨企业和社团组织合作与发展新模式

    2021-04-09
 

于彦忠在北京欢迎魏德义会长到访,探讨企业和社团组织合作与发展新模式

 

精彩会谈,经典配乐。(视频来自中企思智库官方抖音号,抖音搜索:zhongqisizhiku 即可关注

 

 

 

 

2021年4月7日上午,中企思智库迎来了十几年的老朋友:保定市企业家协会会长魏德义,年近80岁的魏德义会长这次亲自带队,早上六点半从保定出发,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奔波,于上午十点左右到达北京,彦忠秘书长率团队在办公楼下迎接魏会长一行的到来。

 


简短的欢迎仪式和寒暄之后,双方举行了正式会谈。

 

于彦忠秘书长首先对魏会长一行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说,我和会长有近20年的友谊,老朋友、忘年交。我和您一起访问日本、南非、欧洲,留下很多美好回忆。

 

于彦忠说,魏会长这么多年对中企思的认可和支持,令我感动,也借此机会向您表达敬意和感谢。

 

于彦忠说,您一生踏实做实业,为人低调,培养了一个为国争光的好儿子——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也带动了整个保定企业和经济的发展,长城汽车是保定的骄傲、国家的骄傲、民族的骄傲。是企业家们学习的标杆。

 

 

于彦忠秘书长认为,当前国际经济环境形势严峻,企业和社团组织发展都遇到困难和瓶颈,传统的组织和服务模式面临挑战,特别是在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的今天,要求我们的服务必须创新,必须再造我们的组织,必须从共性化服务同时,加强个性化、专属性、网络化服务,跟上企业和时代发展步伐。

 

于彦忠秘书长还就传承与创新等具体合作提出五点设想和建议。

 


 

魏德义会长非常感谢于彦忠秘书长的热情接待,也非常赞同于彦忠的精彩观点。他说,我当初刚刚创立企业和协会时就开始阅读《今日经济,给了我很多指导,我也参加过很多中企思智库组织的国内外活动,特别是当年在吉林四平和日本的接待服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前,我们保定市企业家协会的主要会员都在阅读《今日经济

 

魏会长说,我是1983年开始创业,到今年快40年了,我当时放弃全家5口人的北京户口,回到家乡保定,靠着4000多元复员费,办了一家小厂——保定市郊区太行建筑设备厂。(于彦忠插话,83年我高中毕业。

 

魏德义说,40年的创业经历我体会有三:

 

第一,人生处处是战场,为了取得胜利,你必须行动再行动,只有这样,你的安全才能够得到保障;

 

第二,尽管成功的路上有无数黄金,但是这条路往往只是单行线,在这个时候,我希望大家应该有乐观的态度。这也是我教育孩子们方法和态度。人生肯定会遭受挫折,战胜挫折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个字:乐观;

 

第三,没有工作就没有快乐。有人说,一个人要想成功,必须做出很多牺牲。但是随着阅历的增加,我开始意识到,那些真正事业成功的人并非感觉是付出代价,他们之所以努力奋斗,是因为他们深深热爱自己的工作。

 


臧立中:保定市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立中集团执行董事

 

魏德义会长还与于彦忠秘书长就未来合作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转眼间两个小时过去了,于彦忠秘书长热情邀请魏会长及保定市企业家协会负责人共进午餐。

 

会谈结束后,双方互赠礼物,魏德义会长还邀请于彦忠秘书长适当时候到保定为企业家演讲一次,于彦忠秘书长愉快答应。

 


张海燕:保定市企业家协会秘书长

 

参加会谈的还有保定市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立中集团执行董事臧立中、保定市企业家协会秘书长张海燕、常务副秘书长任秋梅、副秘书长韩芳、中企思智库副总经理欧阳艳等。



相关链接:长城汽车魏建军与父辈的资本故事

 

1983年,45岁的营级干部魏德义放弃全家5人的北京户口,回到家乡保定,靠着4000多元复员费,办了一家小厂——保定市郊区太行建筑设备厂。这是魏家的第一个企业,首批产品是6台发电机组。

 

偶然的一次机会,魏德义在北京建筑设计院看到一种替代髙楼水箱的供水装置,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于是拿出所有资金,投资生产隔膜式气压给水设备。1988年,太行建筑设备厂年收入已达数千万元。

 

魏德义兄弟三人都在保定经营企业。1984年,其弟魏德良创办长城工业公司。这是一家注册在保定市南大园乡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80万元,主要从事汽车改装业务。

 

1989年,魏德良出车祸去世,保定南大园乡派人接管长城工业公司。因为经营不善,长城工业公司第二年就陷入困境,资产300万元,负债200万元,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乡政府只好开出优惠条件招揽承包人。

 

这时,魏德义26岁的儿子魏建军说自己愿意承包,并在1990年7月成了长城工业公司的总经理。魏建军没有生产汽车的经验。高中毕业以后,他先后在北京通县微电机厂、保定地毯厂,以及保定太行水泵厂做厂长,这些都是魏家的企业。

 

1991年3月21日,魏建军与南大园乡政府签订5年的长城工业公司承包合同。两年以后,王凤英加入,任营销总经理,日后成为长城汽车的二号人物。

 

当时,长城工业公司的主要产品仍是改装车,也生产冷冻车、石油用车等特种车。1993年,公司尝试推出“长城轿车”,用别人的底盘,手工拼装,主要市场在东北,售价几万元。但随着汽车产业实行“目录制”,“长城轿车”没有生产资质,车也上不了牌照。魏建军只好在缝隙市场里寻找机会。

 

1995年,长城工业公司恢复元气,南大园乡政府把和魏建军的承包合同续约5年。魏建军承诺,管理好公司,每年支付承包费。作为交换条件,他有权保留长城工业公司10%的税后利润。

 

这一年,他去美国和泰国考察,发现满大街都是皮卡。他突然想到,长城不在轿车序列,不如转产皮卡。一回国,他就开始研究皮卡,发现国内生产皮卡的厂家很多,大多数是国有企业,机制僵化,营销理念落后。他觉得长城的市场潜力很大。

 

长城把目标消费者定为小企业和个体户,实用型皮卡DEER(迪尔)定价6万到7万元,比当时主流皮卡10万元的定价便宜不少,一下有了销量,成本也下来了。1998年,长城皮卡销量达7000多辆,成为国内皮卡行业老大,主要市场在广东、福建、浙江、山东等沿海省份。

 

1998年4月,南大园乡政府明确表示,为感谢魏建军对长城工业公司的特殊贡献,授予其相当于长城工业公司权益净值中每年增长率200%以上的股本权益(占长城工业公司股本19.87%)。同时,他还获得了从1994年开始的10%的公司税后利润,累计214万元。

 

但魏建军没有要这笔钱,而是转为5.48%股权。由此,他获得了长城工业公司25%的股权。南大园乡还公布了一个大度的股权计划:乡政府持股65%,余下10%的股份,留给有突出贡献的员工,由工会管理。这年6月,长城工业公司改制为长城汽车集团。

 

仅仅两个月过去,机会又来了。南大园乡政府基金会出现严重呆坏账,乡政府决定将持有的21%长城汽车集团股权,作价800万元,转让给魏建军。看似帮忙解决财政困难的举动,让改制迈出了关键一步:魏建军成了长城汽车集团的控股股东(持股46%)。

 

2001年,南大园乡政府将持有的44%的长城汽车股权,转让给政府持股平台南大园经管中心,同时,公司工会决定将原来员工持有的10%的股份,分别转让给魏建军的父亲魏德义(9%),母亲陈玉芝(0.5%),太太韩雪娟(0.5%)。转让金额总计1523万元,该笔资金用于设立工会专项基金,奖励有贡献的人员。

 

从此,魏建军与其家族一致行动人总共持有长城汽车56%的股份。过程中,公司高管没有体现股权权益,也没有相应的股权安排。当时的情况下,为了控制长城汽车,动用如此多的资金,单靠魏建军一人几乎不可能,其背后的家族企业才是真正的支持者。

 

2003年,长城汽车在香港上市,获得683倍超额认购,募集资金15亿元,成为1997年北京控股上市以来反响最热烈的新股,也让同期上市的中国人寿黯然失色。2011年,长城汽车回归A股, 上市首日却破发了,下跌8.8%。

 

其实,魏德义除了做建筑设备生意,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也做过汽车零配件。1989年,他决定进入汽车独立前桥行业,还各买了一辆德国大众和日本丰田独立前桥面包车,拆解开来,研究最新技术。很快,他研制成功第一台国产独立前桥,通过了相关认证机构的试验和技术鉴定。1991年,魏德义与香港东伟投资贸易公司合资成立保定太行东伟汽车悬架有限公司。

 

长城汽车有今日之地位,与魏建军的个人努力分不开。但也要知道,在公司发展的早期,魏德义或许才是长城汽车真正的“教父”。

 

 


编辑:军妮    审校:方玉

美编:晨晨

更多 >>思想引领
企业家就是一群勇于冒险、善于组织管理、不断创新,敢于担当,喜欢自由的群体。
——于彦忠 2020.03.20 
研究成果
“智库”,是一个舶来词,与此不同是政府的附属品,只服务政府而则是独中国企业家智库,顾名思义,就是为中国的企业决策者提供理论依据......
版权所有 1998-2017 北京今日信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复制、下载使用,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2017 www.jrgw.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2352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49号。
电话:010-84238283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2号中林商务。 技术支持:中研网